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別策劃

QDLP試點常態化需邁“幾道坎”?

發布時間:2019-07-11 22:34

作者:記者周軒千田忠方

  在我國金融業加快對外開放和上海建設全球資產管理中心的背景下,QDLP(合格境內有限合伙人)試點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在今年6月舉行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央行副行長、外匯局局長潘功勝表示,推動QDLP試點在上海常態化是近期的一項重點工作。雖然前景廣闊,但據記者了解,從前期情況看,推進QDLP試點仍有不少痛點待解。
  價值獨特但試點范圍有限
  2012年4月,上海啟動QDLP試點,據悉已吸引40家國際知名的對沖基金和資產管理機構參與。
  “隨著我國經濟發展、社會財富積累、GDP占全球比重提高,國人對資產保值增值需求不斷擴大是必然趨勢。但從國內資管行業現狀看,可幫助投資人實現全球化資產配置的渠道和產品相對稀缺。在此情況下,QDLP試點應運而生。將全球頂尖的資產管理公司引入國內,向國內投資者提供資產管理服務,是QDLP有別于其他海外投資渠道的最顯著特點。”QDLP試點機構、廣發鈞策運營負責人朱智勇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作為國內首家獲得QDLP試點資格的基金公司,上投摩根相關負責人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中國居民的資產配置已走過儲蓄、房地產階段,進入金融資產配置和財富管理階段。隨著財富增加及政策放開,海外資產配置將越來越受到重視。特別是當前國內市場波動性較大,投資者避險情緒濃重,海外市場可提供更多樣化產品,QDLP產品可為國內投資者提供穩健收益。”
  “QDLP在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和ODI(境外直接投資)之外,為國內機構投資者提供了新的、非常重要的跨境投資路徑。對希望進行全球資產配置的中國投資者而言,這是他們能夠直接接觸國際領先的資產管理人,加入國際投資者群體的重要渠道。”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沈育欣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不過,目前QDLP試點的范圍還較為有限。”
  據悉,批準的額度無法滿足潛在的客戶投資需求,是當前QDLP試點面臨的一大阻礙。在沒有把握獲得新增額度的前提下,試點企業難以在境內擴展業務。同時,部分QDLP試點基金的境外母基金對境內試點企業有投資額度要求,試點企業只能等前期投資贖回、額度恢復后,才能再次進行申購。
  值得關注的是,上海市QDLP的架構和運營模式比較復雜,部分海外對沖基金的贖回與國內普通專戶的贖回安排有較大區別,境外投資贖回期限長。同時,部分QDLP基金產品在設計專戶產品時,對產品的申贖有特殊規定,如開放期僅能接受贖回,無法接受新增資金申購等,導致新增資金僅能申購新設產品份額,而不能直接申購現有QDLP專戶中已有基金份額。此外,一些試點基金鏈接的境外母基金為對沖基金或FOF(基金中的基金),底層資產多涉及OTC(場外交易市場)交易,估值成本高、流動性較差,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投資需求。
  投資者“適當性”待加強
  據《上海金融報》記者了解,前14家QDLP試點企業共發行了18只QDLP基金。試點基金的底層投資人為高凈值人群,投資目的是進行全球資產配置。從投資收益看,QDLP基金的年化投資收益率呈現出“下降-上升-下降”的趨勢,但總體收益較為可觀。
  “作為唯一一家以全球化配置型FOF為主要產品的QDLP試點企業,我們致力于為國內投資者提供全球化、分散化的對沖基金組合。”朱智勇表示,中美兩國經濟周期不完全同步,是QDLP業務面臨的問題之一。同時,兩國貿易摩擦的加劇與緩和,都會對美元與人民幣的相對強弱造成顯著影響,匯率震蕩可能導致QDLP產品凈值波動。“對于以穩健為主、不片面博取高收益的投資組合來說,匯率波動的影響不能忽視。”朱智勇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上海前3批QDLP試點企業的投資額度使用較為充分,但也有幾家試點企業的額度使用率較低,原因之一是試點企業通過第三方渠道募集的個人投資者資金的投資偏好與機構投資者不同。
  “從國內資管業近十年的發展歷程看,保本保收益的理財產品及高杠桿分級產品的繁榮,實質上是以積累金融系統性風險為代價,為投資者創造了較高的‘無風險’收益,不恰當地抬高了國內投資人的風險收益預期。”朱智勇表示,“許多投資人獲得的實際經驗是‘無風險高收益的金融產品比比皆是’,進而對投資結果產生錯誤預期,表現出不愿承擔任何投資風險,又急切追求高收益的心態,對資本市場走向成熟必然導致的無風險套利機會減少,資產收益終將與風險水平相匹配的趨勢感到很不適應。這阻礙了資管行業的正常發展。”
  “雖然近年來監管機構開始打破剛性兌付,大力推動資產管理機構發行凈值化產品,積極促使投資者樹立健康成熟的投資理念,但投資者觀念與習慣的轉變往往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朱智勇強調,QDLP產品主要立足于全球市場,尤其是發達國家較為成熟的資本市場,其產品被國內投資者接受也需要一定過程。
  試點完善空間較大
  欲推動QDLP試點在上海常態化,還有哪些工作要做?據記者了解,業界對監管政策的訴求及建議主要包括:擴大QDLP試點基金的募資幣種,允許QDLP產品以外幣計價結算,并在外匯管理政策上予以支持,以解決外匯合規性問題;允許QDLP試點基金以跨境人民幣投資境外人民幣資產;允許符合特定條件的外資私募基金管理人使用自有資本金投資其管理的QDLP試點基金,提升試點企業的運營效率,降低其資金成本。
  沈育欣認為,QDLP的主要風險在于對境外GP(普通合伙人)和管理人的監管。“從實際操作看,中國監管機構直接監管境外GP和管理人有一定難度,也涉及中國法律和當地法律如何協調的問題。因此,從中國的監管角度而言,重點應更多地放在信息披露上,保證國內投資者有足夠的信息作出合理的選擇,也使得投資市場能充分發揮優勝劣汰的作用。當然,國內投資者也應當考慮聘請熟悉境外GP和管理人所在國家法律制度的顧問,爭取對自身利益的最大保護。”
  朱智勇建議,應加大對投資者教育力度,使之形成正確和健康的投資理念,促進國內資產管理行業成熟。同時,應繼續加大金融開放,使國內投資者能夠更容易實現資產的多元化配置,降低投資組合的系統性風險。“如果中國計劃將自己置于未來全球商品流和資本流的中心樞紐位置,前者(商品流)需通過構建新的更為開放的貿易伙伴關系來實現,后者(資本流)則需通過資本市場的互聯互通和金融開放來實現。上海作為這一戰略積極實踐者,在資產管理行業進行‘引進來’、‘走出去’的嘗試必不可少,積極探索QDLP模式,實現國內資產管理行業與國際接軌是非常必要的。”朱智勇強調。

麻将赌博器 pk直播官网 北京pk记录删除 超级快3下载 北京pk开奖全天记录 ①肖一码期期准 黑龙江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河北时时选号技巧大全 江西时时今天号码查询结果 快乐12有规律吗 湖北快三app官网下载